首页| 财经 | 汽车 | 娱乐 | 科技 | 视频| 文化 | 环保 | 法制 | 时尚 | 书画频道 | 家电数码
 新闻 | 房产 | 旅游 | 体育 | 社会 | 教育| 食品 | 健康 | 公益 | 产经 | 企业风采 | 能源经济
用心服务 创造品牌
公告:

  没有公告

| | | |
 v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财报 >> 文章中心 >> 健康 >> 正文
 
 

芦文俊:忧杏林弘传之道 思病患健康之法

作者:李文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218    更新时间:2018/3/21

“我经常在路上看到患者就上去诊治,治疗结束就离开了。”芦文俊说。

百年传承的“芦氏家族”

芦文俊,原名芦俊旭,字“文骏”,1966年生,汉族,祖籍山东,扁鹊后人,“芦氏家族”传承人,祖上卢忠为清廷御医。在我国传统的医疗体系中,作为扁鹊后人的“芦氏家族”,近百年来一直在为普通的老百姓看脉诊病,为我国传统的中医药发展,作出了极大的贡献。

“其实芦姓从起源来看有两支。”说起自己的家族,芦文俊自豪地说到:“一支源自于姜子牙。‘芦本姓姜’嘛。姜子牙被周武王封地为‘芦’,产生的‘芦姓’。再有一脉便是源自于扁鹊,秦越人扁鹊,号为‘卢医’。后来扁鹊这一脉又分出来两支,一支是针灸派,扶阳派,另一支就是火神派,就是以中药为主。到了清朝康熙年间,中医的火神派才发扬光大。咱们现代医学,芦氏家族,你像卢崇汉,就是芦氏家族的名人。”

说起自己为什么从事中医,芦文俊回忆说:“小时候,爷爷的‘一脚’让我萌生了学中医的念头。”原来,芦文俊幼时,由于受当时环境的影响,中医被边缘化。有一天,天气很凉了,漫天的大雪飘飘洒洒地落在旧时的街道,寒风凛冽中,一位中年模样的男子,表情痛苦的来到芦文俊爷爷的家中,求他治疗。隐姓埋名的芦文俊爷爷果断拒绝了他的请求,并声称自己不会行医。之后,芦文俊的爷爷将这位中年男子赶出家门,可奇怪的事儿发生了。就在那位中年男子离开门口的一刹那,芦文俊的爷爷一脚把他踹翻在地。只见他连滚带爬“粘”了浑身的雪。旁边的邻居都以为中年男子会起身“报复”。但谁也没想到,他不但没有半点儿责骂的意味,还转身向芦文俊的爷爷作揖表示感谢。这让当时才7岁的芦文俊很是不解。等稍稍长大之后,芦文俊才知道,原来爷爷之前的“那一脚”不是赶人,而是不动声色地给人“治病”。那人受了那“一脚”之后,发现自己不痛了,所以才向爷爷连连作揖道谢。“这件事儿对我触动很大,等我知道事情的真相后,我才知道中医的神奇和博大精深,这让我更加下定决心,要承袭祖传的中医绝技,悬壶济世,造福众生。”芦文俊说。

回忆起少年时跟着爷爷学习中医的经历,芦文俊若有所思:“我还记得当年我家有一口蓝色的大木箱子,箱子用大锁锁着,父亲说这口箱子谁都不能动。”后来,他爷爷带着他将箱子打开。“还记得第一次看到箱子里面的情景,我真是激动不已啊。箱子里面全是医书,还有一堆竹简。”芦文俊说,“但是后来,这口箱子在几次大的历史变迁中被损坏了,这可真是心疼死我了。”芦文俊略显忧伤地说到:“中国其实有很多文化遗产,都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失传了。我现在的孩子还小,等他们长大了,有了孩子了,我会在孙子辈中找一位‘有慧根’的孩子将我这一身医术传授于他,就像当年我爷爷传给我一样。但这并不能保证这些东西不会流失。我希望如果有一天,国家的整体环境变得很好,中医能够得到很大的安全保障,我会把这些东西无偿地捐献给国家,因为我不想这些东西失传了。”

自成一家的“医学理论”

凭借着祖传的《玉龙针》针法和其中附带的十二大“秘方”,芦文俊刻苦钻研,自学书中内容,不仅如此,他还翻看古今中外历代名医的“笔记”和传承下来的为数不多的医书,终于学有所成,独创了“芦氏五行正阳针灸疗法”。

针灸原本是一种中国特有的治疗疾病的手段。早在黄帝时代就有关于针灸的记载。《黄帝内经素问》八十一篇,全部是讲针灸的手法。它是一种“内病外治”的医术。通过经络、腧穴的传导作用,以及应用一定的操作法,来治疗全身疾病。2006年被国务院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而芦文俊的这套“针法”,就是在继承家族独门绝技玉龙针的基础上,结合阴阳五行创新发展的正阳针灸疗法。同时,他还在实践中不断总结创新,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医学理论,并在此理论的指导下不断完善五行正阳针灸疗法。

他说:“中医讲究的是‘症状’。主要在于‘辨症’,这个‘症状’如何去辨别呢?主要就是人身体出现了‘症状’才叫有病。中医治人,主要是改变人的生活习惯,饮食习惯,让你从不良的习惯改成一个正常的习惯。这样人就不会得病,也就是所谓的‘治未病’。”

关于疾病,芦文俊有一套很形象的解释:“其实所有的疾病在发生之前都会给你一个信号,你得了病,不是说你病,而是你身体的某一个部位出现了‘断带’,什么叫‘断带’呢?前方‘打仗’,外邪侵入,‘前方战士们’在‘打仗’的时候呢,没有‘后援’了。跟‘指挥部’失去了联系。这种情况叫做‘断带’,也就是交通断了,通信断了。‘后方’大量的物资囤积,但是不知道‘前方’缺乏,没法把物资运往‘前方’,没法把增援部队派出去,所以才出现了‘疾病’。疾病不是一下全来,而是一部分一部分的来。实际上每个人得病之前都有一个信号。可是人们都不会在意。”

他表示:任何针灸、推拿、刮痧包括药物治疗,无论是中药还是西药都只是一个“接线员”的作用,起到了一个连接作用,自己的身体自愈能力才是治病的关键。

给中医更多的“空间”和“平台”是发扬中医的不二法门

20162月,《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年 )》出台;201771日,《中医药法》正式实施……近年来,鼓励和支持中医药产业发展的利好政策频出,国家对中医药行业的支持态度也越来越明晰,支持态度不断加码。

针对民间中医,芦文俊说到:“形成民间中医有三种渠道:第一是传承,就是由祖上传承下来的。第二种是拜师学习。第三种叫做久病成良医,比如一个得了糖尿病的患者,对于糖尿病方面的知识非常了解,甚至比大夫都熟悉。”芦文俊表示:虽然民间中医大部分来自“山野”、来自农村的很多,大部分人“学历”并不高,没有上过正牌大学,而且有的人高中都没有毕业。但是这些所谓的民间中医在大量的临床实践的基础上,有一些新颖的理论和奇效的中医疗法或方子,但他们往往又限于“身份”的不入流而诸多受阻。因此,芦文俊呼吁国家给民间中医更大的空间和平台,改善民间中医在中医行业中的形象;同时,允许民间中医百家争鸣,百花齐放。一方面让他们拿出真本事,用事实说话。另一方面让他们把技术和经验向更多爱好中医药文化的人传授,代代相传。这也是传承中医药文化的一个积极举措。

他表示,希望能由国家出面,在全国各省市,每年举办名中医大赛,将一些真正的中医人才都给挖掘出来了,中医的发展一定是要从下往上推荐人才。另外,他建议国家应该建立一个中医人才库,由国家医药管理局管理。他说,给中医发展的空间和平台,是中医未来发展的最大趋势。

传承中医更重要的是创新

中医药既是中华文明的重要载体,又在人民健康事业中发挥着独特的作用。习近平总书记在多个场合都对中医药给予了高度评价,在国内外推广中医药。近两年来,在国家的大力助推下,中医药不仅在国内焕发了出了新的活力,同时也正在被打造成一张靓丽的外交名片。

但是,与此同时我们也不得不提高警惕,由于中国传统中医自身的“特殊性”,以及社会整体环境的局限性,中国的传统中医无论从理论还是技术都在渐渐地流失,就像一只不断在漏沙的沙漏,不关注或者不在意的人发现不了。针对这样的中医传承处境,芦文俊有他自己的见解。“只有不断创新,才是传承中医的正路。传承和创新其实并不是一对矛盾的存在,没有创新就没有发展,没有发展就谈不到传承。中医告诉我这个世界是一个辨正的存在,传承和创新就是这样一对儿相爱相杀的矛盾”他说。

而针对中医药的创新,芦文俊近年来也有着重要的举措。“中医上的创新一定要借鉴现代日本、韩国、美国、德国这些国家先进的提纯技术。把中药‘浓缩’,这才是未来中医药创新发展的趋势,高效用低成本,这才是最主要的。而且还要学会中西医药物的合理搭配。这一块儿未来一定是大的一个发展趋势,中西药不仅可以搭配,而且能搭配出非常好的东西。有很多中药提纯,比如淫羊藿皂甙的中药提取物,一公斤合两万多,而在西医的合成只要二十块钱一公斤,在药效一样的情况下,节省多少成本。我在这些方面已经有了很成功的技术突破了。”此外,芦文俊还不断地通过看书,临床,来提升自己的医术。“我还不断的创新,研究了很多自己的方解。因为过去很多古老的方子由于现在社会环境的变化和土壤污染等问题的发生已经没办法再用了,有些中草药甚至已经失传了。而我的这些自己的方子大部分都融入了‘食疗’这一方面,一小部分是单独拿出来形成‘成药’的。”他说。

他认为:民间中医每天都在提升自己的医术,现在学院派的中医和西医也在不断提升自己的医术。民间中医在现代化进程之中更应该不断学习,吸收创新,只有创新才是传承的最有力保障。

“其实智者和学者是有很大区别的,中国缺乏的是智者,中医界也是一样。智者很注重的是‘创新’。智者是长存的,为什么叫:智者长存?只有智者才能创造出来适合于当代生活的各项物品。智者代表了创造,学者只是跟风。你像现在很多中医都在‘学’,学术派。学者只是会1+1=2,而智者会告诉你为什么1+1=2。”芦文俊如是说。

有“德”才能有“得”

芦文俊表示,患者的健康才是他最在意的事儿,不图名,不图利,不在意别人怎么说,只求一个心安理得。他说:“这个就叫做‘医德’,这个‘德行’非常重要。”他经常看到在路上走不了路的患者就跑上前去为他诊治,之后又分文不取,甚至连姓名都不透露。芦文俊回忆说道:“我记得有一次在一个清爽的早晨,我去菜市场买菜,正巧看到一位年龄比较大的老人在路上艰难的踱步前行,我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我就上前去给他诊治。他问我:‘你是谁?’我说:‘我是一名中医大夫。’他的那种从心底里流露出来的感激之情深深地打动了我。等治疗结束之后,我问他:‘好没好?’他说:‘好了,要多少钱?’我说:‘分文不取。’然后老人给说连着说了好几句‘谢谢’,说:‘我的腿已经很久不好了,近些日子更是快没有办法走路了,但没成想遇见了您,您真是我的‘大救星’啊。当我听到了这句话,比给我多少钱都觉得值。”

此外,芦文俊更注重的是医疗的公益。他说,他的学生毕业后首先要做的是免费治疗500个患者,因为这是“德”,有“德”才能有“得”。

芦文俊在他行医的这些年中,免费诊治过的患者不计其数,而且他还多次联合中医流派基地会同国家中药管理局举办一些主要针对学生,学生的家长,进入社区,普及中医药的一些最基本简单的常识,普及一些真正的保健养生的知识。他表示,上医“治国”,就是诊治一个“整体”,2018年最大的健康工程,是改变人群的生活方式,提高整体民族的健康素质。(/李文)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中国财报声明:本站图/文部分来自网络收集,仅供参考
    我要留言 | 查看留言 | 联系我们 | 支付平台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会员登录 | 会员注册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14 版权所有 中国财报 建议使用 1024*768分辨率 IE8.0 以上版本
    中国财报编辑部通信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国宏大厦C座,邮箱:
    zgcaibao6688@163.com 邮编:100038